没有相关产品

阳宝山上访佛茶

作者:贵定观音禅院来源:原创 日期:2015年10月31日 18:47

 

贵州贵定:阳宝山上访佛茶

 

   在巍峨的大山上,古井、茶树、残垣、塔墓、和尚坟,星罗棋布,让人浮想联翩。第一次登上位于贵定县境内的西南三大佛教名山之一的阳宝山,站在海拔1500多米的阳宝山之颠,遥想当年百僧颂经、万人朝拜,钟声阵阵、香雾浓浓的阳宝山莲花寺,是多么热闹与壮观的一幅画面。如今,看着散落在山间小路上的古刻石碑和寺庙遗址上残垣断壁,无不神伤与叹息者。

 

   为了打听更多关于阳宝山的故事,以示慰藉自己的好奇之心,我们来到了离阳宝山莲花寺不足100米远的有一户人家里,也是方圆几公里的阳宝山上唯一的一户人家,主人姓胡,名贵伦。正在为6月19日庙会忙碌胡贵伦明白我们的来意后,放下了手中的活,为我们泡上一壶茶,当他右手提着茶壶,往杯子里给我们倒茶的时候,胡先生话匣子打开了:“这是我们自己从山上挖来的茶树种植的茶叶,被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书老人家称之为佛茶……”胡先生一边介绍一边指着旁边的一块牌子,上面是关于阳宝山的简单介绍和大大的“佛茶”两字,落款是赵朴初老先生的名字。

 

前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为贵定阳宝山所提“佛茶”

 

 

    关于“佛茶”两字的故事,我们在山下访问了两位专门研究茶文化的专家季兆秋和汪中行。从他们口中得知,那是1997年的春天,中国佛教协会赵朴初会长细心听了阳宝山的介绍,感到十分振奋,并亲自品了产自阳宝山上的茶叶,对此茶给予了高度赞誉,并挥毫写下了“佛茶”二字。从名来讲,其美在佛。天下茶叶几百种,但能以佛命名的,估计也不多。

 

    关于阳宝山建寺的年代,我们没有找到准确的数字,但有历史记载,在明代是香火最鼎盛时期,当时有佛徒200多人,阳宝山成为观音道场,之后山中寺庙林立,僧侣如云。僧侣们为了参禅礼佛的需要,便广种茶树。

 

    今年已年龄近50岁的胡贵伦回忆,小时候,经常看到山脚下的很多居民每年春天都会上山采茶叶,有的一天要采30多斤茶青下山。如今,方圆几百亩的山上,仍然可以找到很多散落在杂草丛林中老茶树。

 

    喝茶喝的就是佛性,品的就是禅味;佛茶乃佛与茶的完美结合。好一个现在的茶字,草上木下,中间是人。采茶人在草木中采摘,喝茶的人在草木间,品的是自然的宁静和谐,品的是天地人合一的心境,禅的初机就在群僧入定的灵台萌动。僧无事,坐禅的时候,茶是生津止渴、提神益思的圣物。当年禅宗初祖达摩面壁时,口噙茶叶,使气清,使神朗,渐入三摩地境界。

 

    我们是凡人,入不了三摩地境界,只有看着山上的残碑断垣、杂草丛林中茶树、惨遭破坏的坟墓塔林,为之惋惜。

 

    也许胡贵伦和我们有同样的思绪,夫妻俩不忍心看到曾经辉煌的莲花寺如此沉寂,在10年前上山就地取材,用石头垒起几间小屋,把家搬到山上,他们在山上挖来野生茶树,建成了几十亩茶园,打算长期陪伴莲花寺。

 

    说起阳宝山,胡贵伦有说不完的话。“很小的时候,上阳宝山的路只有一条隐藏在杂草丛林中的小道,直到3年前,上山的公路才修通。无论路好路坏,大路还是小道,每年到了农历6月19赶庙会的日子,从四面八方赶来参加庙会烧香朝拜的人,人山人海,从清晨天还没大亮,一直到晚上8点,上阳宝山的路上,行人络绎不绝”胡贵伦说。根据多年的风俗习惯,到了这一天,贵定以及邻县的人们,无论多忙,都会放下手中的活儿,不约而同的到阳宝山烧香拜佛,少则几千人,多则几万人,每年如此,从未改变。

 

 

鸟王茶与贡茶碑的故事

 

每年春茶上市的时候,来自天南海北的新老茶商,不约而同会聚贵定县云雾镇鸟王村,守侯在农民家里,“亲历”着采茶、制茶的每一个环节,以收购到正宗的鸟王茶为最大的希望。

 

鸟王茶为什么会有如此的魅力?记者在春茶开采的时候,有幸第一次走进了鸟王村。鸟王寨在以前因与皇帝的字相同而忌讳,所以以谐音改称仰望村,至今鸟王村一所小学的大门上仍写着“仰望小学”的字样。

 

云雾山是贵定乃至贵州最有名的茶山之一,鸟王村就坐落在云雾山的怀抱里,是苗族聚居山区。这里土地肥沃、涧溪纵横、远离污染,孕育出了一种汤色清澈明亮、味道醇香浓郁茶叶,其特殊的罕见品种被称为“鸟王种”。

 

鸟王茶的来历,在当地民间传着这样一个故事:在很早以前,仰望村发生了一场大的瘟疫,村民们认为是触犯了神灵,于是每天向上天祈祷,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,一只神鸟从天边飞来,落在云雾山上,从嘴里吐出了几颗果实,果实落实泥土,长出几株茶树,村民采摘茶树上的叶子煮水服用,瘟疫全去,于是村民们开始大量种植茶叶,并称此茶为“鸟王茶”。

 

说起鸟王茶的神气功效,当地村民为记者介绍了鸟王茶的辉煌历史。据说,从唐朝开始,鸟王茶就有着连续6个朝代的贡茶历史,有资料记载最早是元朝泰安二年。由于品质上乘,一传十、十传百,传到当地土司和县官耳里,土司和县官就把当地苗民所采制的茶叶当粮税冲抵上缴,然后进贡到京城皇帝那里,由于皇帝喝了进贡上去的鸟王茶,甚感此茶品质特佳,明朝皇帝下诏免除当地苗民上缴粮税用茶叶上贡,即为“鸟王贡茶”。在清朝时期由于层层增加上贡茶叶数量,弄得当地苗民一年所采制的茶叶全数上贡都抵不上税额。寨主鸟王苗阿嗯想了一个法子,在天干时期,召集18个寨的族人开会,在夜间每家每户烧一锅水,浇到路途沿线的茶树下,把茶树烫死,过一段时间后,报告上去,并请当地土司和县官去查看,只见沿途一路茶山上的茶树枯黄,片叶不留,寨主鸟王苗啊嗯和苗民都说遭了“天火”而死亡,茶树死亡一事被土司和县官呈报上去皇帝得知后,就下诏免除上贡茶叶,并拔银款给当地县官支付给苗民保护好现有茶树和恢复发展贡茶,故才有今日原生鸟王群体种茶树和名茶。现云雾山脚鸟王的关口寨还有一块石碑,就是为了记载这事而立。

 
 
 

祭祖

 

贵州省贵定县南端有一巍峨挺拔的山麓,群山叠翠,涧溪纵横,甜泉密布,土层深厚,土壤疏松肥沃,周围环境无污染源,山脉主峰海拔1583.6米,终年云雾缭绕的,因此,被称为“云雾山”。云雾山上盛产一种好茶--“贵定云雾茶”。此山因茶叶而闻明,此茶因远离污染、原始生态、环境独特而珍贵。据说,山上还有树干四人合抱、树冠高达40多米的千年野生茶树。每年春茶开采的时候,鸟王村的村民们都举办一场浓重的鸟王茶开采议事--祭祖。

 

今年的初春,连日的干旱使得大地上绿色少了几分生机,通往鸟王村的泥石路,积起了厚厚的尘土,乘坐的轿车被茶农收购茶青的摩托车撵起的浓浓尘雾掩埋,在20多度的高温天气中,新买的马自达6空调已失去了作用,在6公里长的崎岖山路上爬行了30多分钟后,轿车再无法前行,停在了一所学校门口,学校大门上面写着:“仰望小学”。打开车门奔出轿车,感觉像被淋了一场暴雨,发尖上一滴滴汗水正往下滴。

 

迎接我们的是一位鸟王村的当地村民陈开元,也是种茶多年的老茶农。顺着陈开元手指的方向,在山的半腰掩映在树林中一栋白色平房,那就只陈开元的家,也是贵州省唯一的有碑刻史志记载的贡茶碑所在地。陈开元开着摩托车,在乱石铺就的山路上颠簸了10分种,有惊无险地把我们送到了目的地。

 

来到贡茶杯前,一群穿着苗族服装的老人,站在贡茶杯前吹着大号,敲锣打鼓,嘴里念念有词,由于说的是少数民族语言,听了半天也没有听懂一句。旁边的荒地上,几十位多位青年围着一头大牯水牛,水牛的四肢和牛头被捆上草绳和木桩,在一声大吼中,几位青年齐拉绳子,水牛应声倒下……几分钟后,水牛头被四个人抬着放在了贡茶碑前,水牛的眼睛睁还得大大的,一位头发花白的长者,对着牛头和贡茶碑开始焚香敬酒,此时,村民自制的马蹄炮接连响起,巨大的声音沿着片片青青茶园向山外传去。

 

听陈开元说,这就是当地村民在祭祖。每年春茶开采的时候,当地村民为了感谢上苍和先灵的恩赐,都要卖一头牯牛来祭拜祖先。祭拜仪式必须有当地有威望的年长者主持,祭拜时,牛头的眼睛是睁开的是最吉利的预兆,象征着祖先在看着当地的村民,时刻守护着村民。

 

在看完祭祖仪式后,记者仔细观察了贡茶碑,该贡茶碑文至今尚清晰完好,大约讲述述了当时清政府为安抚贵定云雾山区以“贡茶”代交“皇粮”的苗民,减轻负担,规定不准地方官府差人加码扰民,还拨银420两支持苗民发展“贡茶”生产。此碑于1982年被贵州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重点保护文物。

 
 

所属类别: 禅茶一味

该资讯的关键词为: